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新疆报道:这只是开始

来源:http://hueway.cn   作者:深圳市优锐科技有限公   日期:2016-04-20 17:44

艾提乃尔清真寺和广场,是新疆喀什的标志性建筑。过去游人络绎不绝,如今冷清了很多。 (南方周末记者 张涛/图)
 
近几年,我做新闻报道,似乎与“新疆”结下了比较特殊的缘分。
 
点单时,我觉得女服务员的眼神有些奇怪,乃至有些敌意,便留了个心眼。拌面上来后,仔细看,果然,在面条里,我找到一段有三五厘米长的铁丝,还非常尖锐。
 
“知道”(nz_zhidao)带你跟随记者脚步走近新疆。
 
前情回顾
 
从新疆任何一个巴扎(集市)出发向西,都能走过中亚,直抵欧洲。地处欧亚大陆地理中心的新疆,一直在中国的政经版图中占有一个特殊且重要的位置。
 
只是,历来治疆难。
 
除了地处边疆造成的经济文化落后,这里还交错着复杂的民族议题。
 
震惊世界的新疆“7·5”惨案发生的2009年,新疆的GDP总量只有4200亿元,不抵东部一座省会城市的经济总量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,则从1999年的第十七位退居到2009年的第三十位,全国倒数第二。
 
2010年,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,张春贤入疆。随后屡屡刷新的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显示,过去的四年多,是新疆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之一。
 
支撑新疆经济高速增长的,是庞大的固定资产投资。
 
但这种增长面临严峻考验,既因为投资如何持续是个难题,也因为这里面临着欠发达的资源型省份转型发展中的几乎所有难题,更因为边疆、民族、宗教问题始终纠葛,而且暴力恐怖事件压力巨大。
 
2014年至今,连续发生了四起为公众所熟知的、在新疆或由新疆籍暴徒制造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。立竿见影的,上半年的新疆旅游业出现了2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。
 
旅游业如何渡过难关?新疆经济如何在暴恐阴影中顽强找到持续增长的支点?
 
南方周末记者在2014年7、8月之交,第七次来到新疆,用18天的时间走访各方,试图寻找答案。
 
记者手记
 
近几年,我做新闻报道,似乎与“新疆”结下了比较特殊的缘分。
 
我第一次接受警方的协助调查,是在2008年8月的新疆喀什。当年8月4日,暴徒袭击了喀什地区武警边防支队,造成17位武警战士遇难,另有十几人受伤。当时我在《财经》杂志工作,第一时间去了喀什进行报道,而后在8 月8 日晚上——就是北京奥运会开幕那晚,被三位“警察叔叔”,从宾馆带到了喀什市公安局里。
 
公安局里,我在接受警察叔叔的各种询问;隔壁房间,电视在放着奥运会的开幕式。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,我迄今都没有去看那个开幕式的重播,也从那时开始,对一切“开幕式表演”,兴趣了无。
 
喀什的袭击案刚刚平息,在新疆中部的阿克苏地区库车县——就是“西域三十六国”之一的“龟兹”所在地,又发生了袭击政府部门和汉人商铺的连环爆炸案。
 
已经从喀什回到乌鲁木齐的我,又紧急飞到阿克苏(因为乌鲁木齐到库车的飞机已经没座位了),然后租了辆车,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,来到了库车。
 
在库车,有件事情,令我记忆犹新。一天中午,我独自出门,去参观始建于1759 年的“库车王府”(本科学历史的我,一直对文物古迹、博物馆之类有浓厚的兴趣)。然后在王府门外的一家维吾尔餐厅,要了盘拌面充饥。
 
点单时,我觉得女服务员的眼神有些奇怪,乃至有些敌意,便留了个心眼。拌面上来后,仔细看,果然,在面条里,我找到一段有三五厘米长的铁丝,还非常尖锐。
 
我想了想,用餐巾纸包起了那截铁丝。匆匆吃完,结账,然后离开。回酒店,我想了很久,想着要不要去报警。但最终,我没这样做。迄今,我也无法肯定,那根尖锐的铁丝,是有意还是无意,“进入”了我的拌面。
 
2008年的系列事件,让我建立起对新疆题材、反恐题材,以及民族、边疆、宗教等题材的浓厚兴趣,直至今日。此后除2012年外,我每年都会去新疆出差。
 
我还想举个事例,来赘述自己与新疆报道的缘分。在2011年,老同事欧阳洪亮撰写《新疆考验》系列报道时,我搭“顺风车”,参与了一点点这组报道,还贡献了《新疆考验》这个标题。
 
《新疆考验》入选了2011年度的“《南方周末》传媒致敬”,我也跟着洪亮沾光了。虽然我当记者有十多年了,却一直不成器,很少有拿得出手的作品。所以尽管是作为第二作者,“搭的顺风车”,我仍然非常看重这次荣誉。
 
2014年,“新疆这五年”报道,我是真正第一次试图从“经济”的角度,来看新疆。
 
可能得益于此前连续七年的积累,我对新疆有了一些认识,也结识了不少朋友。也得益于编辑老师们的支持和帮助,得益于实习生同学的辛勤劳动,18 天的采访及后来十几天的写作,进行得还算比较顺利,报道也得到了报社领导们的肯定。在此致以诚挚的感谢。
 
这组报道里,有一篇,我比较喜欢,却也“自我阉割”了不少材料的文章,即财政的“公共安全支出”篇。原来的设想,我是希望跟新疆财政厅,主要请教关于资源税改革及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话题。
 
前期的案头功课,及对财政厅官员的访谈中,这也是重要的一部分。同时,我也对“维稳经费”(即“公共安全支出”),很感兴趣。于是,也在访谈中,向他们请教。
 
在后来的写作过程里,我看到“维稳经费”这方面的内容,够支撑一篇文章了,于是干脆砍掉了其余部分,将之单独成文。
 
对于新疆的题材,我现在仍在保持着持续关注。这几年来,每个月,我都会建一个文件夹,收集这个月我感兴趣的新疆材料,不管现在是否用得着。
 
新疆的经济题材,比如资源税改革进程,比如2014 年全国新的棉花补贴政策——新疆棉花产量占全国的60%,也有新疆的旅游业变化,以及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等的影响,也许在此后一段时间里,我还能做出一些报道来。
 
我也很想,什么时候写写我的维吾尔朋友们,哈萨克朋友们,以及其他民族朋友们的故事,他们,跟我讲过,并且一直在讲着,各自的故事。
 
我也希望,自己能真正学多一点点维吾尔语,以更好地跟维吾尔朋友们交流沟通。当然,还有新疆的美食,美景,这也是难以抗拒的诱惑。
 
我甚而设想,对于西藏,对于内蒙古,是否也有机缘,可以做这样的长时间研究,实地调查,操作类似的题材。
 
虽然,他们与新疆,有很大的不一样。但同样,让我着迷。
 
(相关报道:“新疆这五年”:《新疆旅游:最艰难的一年》、《新疆经济:高增长能否持续》、《新疆投资者:从艰难中淘金》、《公共安全:新疆要花多少钱》,刊发于2014年8月28日,获2014年8月南方周末新闻奖)
  • 上一篇:成都2025年将建成1000公里地下综合管廊
  • 下一篇:统计新经济已研究一套新方法
  • 关于我们 | 企业介绍 | 产品展示 | 企业新闻 |

    Copyright 深圳市优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hueway.cn